保定商界专访曲阳宏州雕塑园林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红立

人物背景:刘红立,曲阳宏州雕塑园林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石材协会石雕石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雕塑家协会石雕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理事、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首届保定市“创新驱动”优秀人物。
 
 
他出生于“中国雕刻之乡”曲阳,自幼酷爱雕刻技艺,19岁时两件作品便被县政府选中送去参展,双双获奖后,进入美院学习。1993年,举债创业,当年在收回成本的基础上,入账近百万元。1994年南下广州,借势广交会迅速起飞。2008年,就在诸多出口企业纷纷受阻的当下,他却于2000年便开启了内销转型之路,当年产值不降反升。到如今,其公司年产值过亿,为县龙头企业、市政府“重点保护企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其雕刻的双手更是触及全国,作品屡创世界之最。他,就是现任曲阳宏州雕塑园林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刘红立。
6月,一个晴朗的午后,抱着对这位被誉为“雕刻行业中的一朵奇葩”的工艺美术大师的种种好奇心,我们采访了刚刚从外地归来的他。
 
举债创业,赚取人生第一桶金
刘红立是地道的曲阳人,所在的南故张村是曲阳县雕刻发源地之一。受家乡浓厚雕刻氛围的影响和熏陶,小小年纪的他就爱上了雕刻艺术。小学、初中,没事就学习绘画。16岁那年,感觉学有小成的他,兴冲冲地找来一件样品,开始仿照做石狮子,结果不仅做成了,还给他带来了240元的“不菲”收入。这让他着实兴奋了一阵,也从此,更加坚定了未来努力的方向。
父亲对此大力支持,专门请来了时任曲阳第一雕刻厂的技术厂长,让其正式拜师学艺。学习了两年,19岁时,刘红立创作的两件作品被当地县政府选中,送去参展。而也正是这次参展,不仅使其赢得了荣誉(两件作品,一个获得三等奖,一个获得优秀奖),更重要的是为其获取了一个至专业院校进一步系统提升其雕刻技艺的学习机会。
当时因为是在北京参展,时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院长也受邀参加,看过展览后,总结:曲阳雕刻单就技艺来说非常好,但一看就太民间,传统工艺的影子太重,要想进一步提升,就一定要到专业院校进行系统的学习。于是就和当时的曲阳县政府达成协议,为其定向委培16个学生。因参展作品获奖,刘红立成为入选人之一。
美院的学习,为其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学习了一年,用他的话说,就是“感觉非常有用,不仅提升了专业技能,而且还结识了很多雕塑家,视野也更为开阔了。”于是,第二年就又跟班学习了一年。正是这两年高起点的专业系统学习,为其雕刻生涯打下了厚重而坚实的基础。
1993年,学成归来的刘红立,信心满满,决定大干一场——办厂创业。当时的他,并没有多少资金,父亲资助了1万多元,剩下的全部是贷款。但就是凭着一腔热情和对自身技艺的充分信心,刘红立带着7个师兄弟,租了当时一个旧厂子,买了车石头,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结果凭着过硬的技艺,加之当时的雕刻产业正处于一种上升期,7月8日工厂开张,到阴历春节,赚到手的现金,加上剩下的大量石料,评估了一下竟达130多万元。
“相当于大半年时间,不仅收回了初始办厂投入的21万元,还赚了不少。”至今回忆起来,刘红立仍是兴奋不已。初战告捷的他,迅速积累起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被迫迁址,借势广交会迅速起飞
也就是在办厂的第二年,场地出租方突然告知刘红立不租赁了。“当时现场还堆积有大量的石料,大家只能干着急。”最后找到一个煤场,场地是解决了,但位置相当偏僻,如何走出去成为摆在刘红立面前的另一个难题。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刘红立即刻南下广州。
上世纪90年代,石雕产业90%是对外出口,国内生意很少。而广交会作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对外出口交易平台,对于石雕产业来说,意义非凡。
“当时很多同乡都是和外贸公司合作,由其组织货物发过去,而自身往往不去参展。”刘红立解释当时的市场背景,并认为这至少存在两大弊端:其一,难以有效展陈自己的作品,同时也很难对市场,尤其是同行的情况有一个客观的了解;其二,不能直接接触客户,因此也就很难洞悉其真正的需求。于是,另辟蹊径,他初始定位就是一定要在广交会上拥有自己的展位。
虽然早已做了决定,但当时过去还是遇到了难题。虽正好有两个展位,但因企业没有自营出口权,还是没办法签约。于是,刘红立果断联系了一家外贸公司,与其合作,最终才拿下了展位。
结果,当年一个订单就走了60万美元的货,而同期很多企业,一年做两三百万人民币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了。刘红立介绍,当时的广交会一年分春/秋两届,每个展位一般多则能接四五十万美金的货,少则也有十万。于是,凭借过人的技术,以及得力的平台,之后的几年,刘红立基本就是接订单生产,接订单再生产……订单就没停过。
这其间,拥有自己的展位,直接接触客户的一大优势得以显现。由于技艺好,从95年开始,客户就争相邀请刘红立出国。“因为当时做的都是国外的东西,通俗点讲就是复制,而要复制的好就要亲眼看一下人家真正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当时的客户也有这样的需求。”
于是,他充分抓住机会,不仅到卢浮宫等各大艺术殿堂游览、观摩,而且还购置了专业的相机,每次都拍摄大量的照片回来,往往一拉就是一个皮箱,包括国外一些古董的模型、资料等也都一一背回来,让国内的工人学习、仿作。这样越做越好,在技术方面相比同行一直呈领先优势。
在那个“以产定销”的时代,刘红立介绍,企业员工一度曾达上千名。而随着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原有场地也实现了整体搬迁,从此正式告别了局促、交通不便的老黄历,装上了高飞的引擎。
 
适时转型,金融危机时产值不降反升
2000年,对于刘红立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这一年,随着中国城市建设的兴起,城市雕塑的内需市场开启。拥有敏锐市场意识的刘红立,果断将企业业务由原来的单一出口,转向出口、内销两条腿走路。在做出口的同时,开始涉猎国内工程。
而此时,当初美院的学习经历给了其很大的助益。同期的很多企业,因为并没有进行过系统的专业院校学习,加之长期做的都是以西方雕塑为主的出口业务,对于国内工程并不擅长。这恰恰给了刘红立一个积极开拓国内市场的机会。不仅如此,为提升企业整体设计水平,同年,刘红立还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借助当地丰富的高端设计资源,使企业设计能力又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逐渐发展成为一家集设计、加工、销售、安装为一体,可提供全产业链服务的现代化企业。
直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曲阳以出口为主的雕刻企业达60%,一下就都没活儿干了。而此时的刘红立却已经在内销的道路上走过了长长的8年时间,这期间随着国内工程量的逐年提升,至危机爆发时,企业整体年产值不降反升。就在同类企业或深陷泥潭,或艰难思索转型之时,刘红立已平滑完成了过渡。




 
定制式时代,迎来企业发展又一高峰
2009年,对于中国雕刻产业,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一年,雕刻产业正式结束了长达近30年以出口为主的“以产定销”阶段,从2000年开始,进入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定制式时代。随着市场的逐年扩大,2010年左右,中国城市雕塑迎来市场高峰期。在此之前,一年做一个亿的销售额,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梦想,而在那个时期,变得如此的真实和切近。
对此,刘红立给出的解释是,中国市场太大了。从2000年开始,出口一年能做到1000多万,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了。而中国市场大胆采购,以前做美国市场时,一个集装箱三四十万的货,二十个集装箱就已经算是大订单了。而中国一个订单就达几千万,上亿是很容易的事。
刘红立回忆,当时最多的一年,自己曾接了三个亿的订单。
 
唯创新不破
至今,回顾二十多年来的发展,刘红立总结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创新。在当时的广交会,刘红立永远都是以一个创新者的身份出现,不仅一步步提升了其雕刻技艺,而且也由此带领企业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首先,就是借鉴。在曲阳,刘红立是采用两种石头,做“双色人”的第一人。创意来源,就是当初到国外游历时,看到欧洲古代就有用两种石头穿在一起的,于是,回国后,在借鉴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和创新,最终成就了这种艺术形式。刘红立回忆,当时做了6件作品去广交会,结果,创下了一件作品订一个集装箱的记录。
其次,嫁接。刘红立解释,就是将很多原有的建筑构件进行重新组合,从而形成一种新的雕塑形式。他以凉亭举例,传统凉亭都是用柱子顶,最初一个卖3万多元,之后随着竞争的日益激烈,下滑到1.1万,做一件甚至连成本都不够,于是刘红立就想到了用人物顶亭子的崭新形式,结果,一件卖到6万多元。首次带到广交会,又一次遭到了疯抢。
第三,材料。按刘红立的话说,当时人们更认四川汉白玉,虽然其价格是湖南汉白玉的3倍,但却更为纯净。而刘红立反其道而行,就在人们纷纷怀疑是否能卖得出去的时候,其作品不仅很快销售一空,而且售价还高。原来当初刘红立到意大利游历时发现,当地雕刻用石和湖南汉白玉很相似,人们普遍喜欢石头中多一些花纹,而不是很纯净的那种。回国后,他即刻改变用料,不仅拓宽了市场,成本还节省了很多。实际就是在深刻洞察客户需求基础上的一种对于材料运用的创新。
 
未来将迎架赏雕塑与功能性雕塑时代
目前,刘红立掌舵的曲阳宏州雕塑园林有限公司,已发展成为一家集景观与公共艺术规划设计、城市雕塑设计制作、雕刻艺术博览、会展营销、石材雕塑工艺品加工生产、工艺制作、雕塑景观、园林绿化、园林古建工程等承包施工于一体的大型建筑艺术文化产业公司。
谈及未来雕塑产业的发展方向,他认为下一步中国市场将迎架赏雕塑与功能性雕塑时代。并分析,未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雕刻产品结构一定会发生变化。以前城市建设是一大品类,下一步,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文化创意产品将走入千家万户,与此相适应,架赏雕塑将迎来一个大发展的时期。 
此外,功能性雕塑也是未来市场扩宽的一个方向。他举例,比如说,财神,就具有礼拜的功能。但在表现手法上,一定要有所创新,尤其是在线条、造型等方面要更适应当代人的审美。包括一些户外的城市雕塑,也完全可以在满足其审美的同时,赋予其功能。比如,一些城市广场的凳子就是两块石头中间搭一块石板,功能是有了,但没有观赏性。其实完全可以将广场的主题元素或者符号进行提炼,之后再嫁接到上面,这样既满足了人们的观赏性,又满足了其功能性。未来,这个方向的市场还很大。
 
打造百年老店
曲阳县是国务院命名的“中国雕刻之乡”,曲阳石雕迄今为止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谈起曲阳石雕的历史,刘红立眼中闪着奕奕的神采,那种自豪感是发自内心的。在他看来,曲阳石雕不仅可上承千年,同时也是一个足可下传千年的文化品类,而他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毕生的努力,将这一文化艺术瑰宝传承下去,将企业打造成百年老店。
而为实现这一理想,他也在一步步的践行着。目前,由其投资建设的中国·曲阳国际雕刻文化园,一期工程业已完工,集宣传、展示、交易、旅游于一体,现已成为宣传和展示曲阳雕刻的一个重要平台。而本着对雕刻艺术的热爱,刘红立自从事雕刻行业开始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建造一座集中展示曲阳雕刻魅力、见证曲阳雕刻发展历史的博物馆。在其多方筹措下,目前该博物馆也以建成。随之,在有生之年,将其装满,使之成为传承雕刻历史文化、发展创新现代雕刻的历史平台,成为刘红立的又一梦想。因为,在他看来,传承,不仅是一种使命,更是一份责任。
 
后记:
探寻刘红立一路走过的创业轨迹,你可以说他是幸运的。出生在雕刻之乡,本身有着极高的艺术天赋,又恰逢雕刻产业的上升期,在人生几个重要节点,均赶上了几乎可以说是最好的时机。一路发展下来,顺风顺水,最终成就了其与雕刻一世的情缘。然而,只有这些就足够吗?好的时机或许可以成就一时,但持续的努力与建立在开阔视野基础之上,对于市场的深刻洞察,以及对于创新的孜孜以求才是其成功真正的基石。
采访最后,谈及收获,刘面露憧憬,公司生产的产品遍及全球,等年纪大了,带着孩子去旅游,看到一处处精美的石雕作品,告诉他,这些都是出自我们曲阳。在他看来,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刘红立的普鲁斯特问卷:
1、您最大的性格特点是什么?
专注。
2、您目前的心境怎样?
着急。本身是一个急脾气,一年能完成的事,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半年就可以完成。
3、您觉得自己最有底气、最自豪的能力是什么?
专业技能。
4、您最珍惜的东西是什么?
自己的作品。
5、您认为现实中的幸福是怎样的?
创作的作品被客户认可是最幸福的事。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杨经理
手机: 15930711155
联系人: 李经理
手机: 15930711155
Q Q: 381938590
电话: 0312-5342066
传真: 0312-5342066
邮箱: 381938590@qq.com
地址: 河北省曲阳县北环路